胎膜早破的抗生素应用

胎膜早破的抗生素应用

新生儿感染是发展中国家新生儿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早产、胎膜早破后使用抗生素不仅大大减少了绒毛膜炎的发生,同时还可延缓分娩并降低严重新生儿疾病的发病风险。

RHL评论 由Festin M撰写

1. 证据总结

早产胎膜早破是引起母亲和新生儿感染性疾病的常见病因之一。 最近更新的评价纳入了(从确认的33篇文章中选出的)19项试验,总数6000多名妇女。 抗生素治疗pPROM产妇能使产后绒毛膜炎感染率有统计学意义降低(相对危险度[RR]: 0.57;95%可信区间[CI]0.37-0.86)。 随机分配后48小时内(RR 0.71, 95% CI 0.58 - 0.87)和7天内(RR 0.80, 95% CI 0.71-0.90)的分娩数也有统计学意义降低。

同时降低的还有以下新生儿疾病标志: 新生儿感染(包括肺炎)(RR 0.68, 95% CI 0.53 - 0.87),使用表面活性剂(RR 0.83, 95% CI 0.72 - 0.96),需要氧疗总婴儿数(RR 0.88, 95% CI 0.81 - 0.96)以及超声诊断为脑异常婴儿数(RR 0.82, 95% CI 0.68 - 0.98)。 在接受抗生素复方阿莫克拉或安美汀治疗的婴儿中,坏死性小肠结肠炎婴儿数显著增加(两项试验,RR 4.60,95% CI 1.98-10.72)。

该评价的结论是pPROM的抗生素治疗使分娩推迟,除坏死性小肠结肠炎外的严重新生儿疾病标志减少。

所有能找到的充分对照的试验均被纳入,并进行了合理分析。 有些尽管以前就有,但在该评价的以前版本中被排除的文章现在已被纳入。 这使相对危险度的值发生一定的变化,但结论基本保持不变。

2. 与资源贫乏环境的相关性

2.1. 问题的重要性

早产是公认的造成新生儿疾病和死亡的因素。 虽然对预测早产的许多因素和诊断试验进行过研究,但在降低早产发生率上进展甚微。 感染是已确定与早产有关的因素之一,还会导致子宫和胎儿感染。 感染也是低出生体重分娩的常见原因。

新生儿感染在发展中国家是个大问题。 是引起新生儿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新生儿感染在贫穷群体中较为常见,他们通常进不了有良好设施的医疗机构并得不到合适的抗生素治疗。 像许多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在菲律宾由于缺乏设备和技术熟练人员,许多医院没有能力处理提早很多出生的早产新生儿。 许多人在家分娩,或在分娩中心分娩。 那些分娩中心仅具有用于正常的、低风险妊娠的设施,并且距离医院有一段距离。

2.2. 结果的适用性

评价所涉及的研究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曾开展。 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早产病因可以因地而异,因此在试图确定这些病因时有必要认识到这一点。 然而,在发展中国家的许多地区,或因缺少细菌学培养设备或因价格昂贵使用不起,因而不得不凭经验使用广谱抗菌素。 与工业化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的新生儿感染和疾病的发生率较高,对这些疾病常规使用抗菌素对改善临床结局的影响也相对较高。 这些试验对多种抗生素和不同给药途径(口服和注射)进行了研究。 由于复方阿莫克拉或者安美汀有副作用,尤其是有引起坏死性小肠结肠炎的副作用,评价员似乎更优先推荐使用红霉素。 试验中所使用的这些抗生素均可用于临床实践。 总地说,这些研究研究的是较为常见,但是临床医师关心的胎膜早破早产的重要结局,如感染和其他并发症、死亡率及医院治疗方式等。

2.3. 干预的实施

既然抗生素在发展中国家相对容易得到,这种干预是可行的和有效的,只要怀孕妇女在出现早产胎膜早破的征兆前尽可能早地去医院。 由于复方阿莫克拉或者安美汀的使用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增加,引起人们的担心,红霉素就成了抗生素的首选。 在考虑可行性时的另一重要问题是,产妇或保健服务负担不起所需的抗生素。

该评价证明,在真正缺乏护理设施的地区,抗生素至少使妊娠延长48小时,最长可达7天。 抗生素的选择最好根据该国孕妇生殖道培养物中所发现的常见病原菌决定。 如果得不到这样的资料,应静脉使用对妊娠妇女安全的广谱抗生素,直到患者分娩;如果孕妇在以后几天内仍未分娩,应继续使用抗生素至少一周。 在发生胎儿窘迫或者母婴感染征象的情况下,必需根据临床情况,考虑立即分娩。 虽然抗生素用药相对容易,但最好还是在医院用药,而不要在社区用药,因为胎膜早破早产孕妇的分娩时间难于预测。

对一些医院而言,获得抗生素的供应比投资购买用于发生早产胎膜早破妇女的设备要容易得多。 例如,菲律宾(和许多其它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医院情况就是如此。 通过抗生素的使用延长妊娠使得母亲能被转移到有更好设备的地方以处理这些问题。

除使用抗生素处理pPROM外,医务人员还应给予类固醇以提高肺成熟度。

3. 研究

需要更多能够确定哪些抗生素投入-效果最高的研究。 证明口服给药是否与注射用药同样有效,也很重要;如这点得到证实,对病人的治疗就容易得多,花费也更低。 对诊断为胎膜早破早产孕妇的活动水平、护理的级别和资源要求,以及各种不同健康程度分娩的存活机会这些因素的影响的研究,都是值得深入研究的内容。 尽管该评价力图阐述有益和可能有风险的抗生素,但仍在探索治疗该病理想抗生素的选择。

另一个重要问题是皮质激素和抗生素联合使用能否带来更好的结果。 然而,早产前皮质激素的使用Cochrane评价表明无论胎膜是否破裂,皮质激素都是有益的。 因此,除非今后的研究另有结果,否则还应对胎膜早破早产孕妇给予皮质激素治疗。

应该研究干预对婴儿生长和发育的长期影响, 以后妊娠的早产率是否降低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有意义的问题。

资助来源: 菲律宾马尼拉,菲律宾大学,国立卫生研究所。

致谢: 无。


本文的引用应为: Festin M. 胎膜早破的抗生素应用: RHL评论(最新修订: 2003年6月14日)。 WHO生殖健康图书馆;日内瓦: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