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抑郁症的抗抑郁治疗

WHO /Sergey Volkov

产后抑郁症的抗抑郁治疗

RHL概要

 

 

主要发现

•    相比安慰剂组,选择性5-羟色胺再吸收抑制剂(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SSRIs)能够提高产后抑郁症(postnatal depression,PND)患者的应答率和缓解率。其中一些试验中,心理治疗是干预组和对照组的共同干预措施。

•    治疗4周后电话随访(非直接咨询)时发现,相比常规治疗组, SSRIs干预组症状改善更多,但仅发生在4周时,之后并未发现。

•    SSRIs组和三环抗抑郁药组间未发现差异。

 

该评价证据

共纳入6项试验,包含来自英国、美国和以色列的596名参与者。

 

质量评估

纳入研究的参与对象数量较少,且整体上存在较高的失访偏倚和选择报告的风险。

 

临床意义

PND是临床保健和研究中被忽略的领域,尤其是在资源缺乏的地区。在多数情况下,很少进行常规的产后随访,即使有,也很少进行产后抑郁的常规筛检。许多产妇深受抑郁的折磨,但却不知道这是需要治疗的身体状况。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是一种临床筛查工具,已在南非资源缺乏的地区得到验证。

 

当诊断为产后抑郁症,有限的随机试验证据提示:SSRIs是有效的,但关于母乳喂养婴儿的安全性数据尚有限。需要权衡治疗对婴儿的潜在副作用和产妇PND对儿童发育的损害。

 

进一步的研究

需要更多研究关注这一普遍存在且使人衰弱的情况,包括患病率、预防和诊断策略以及治疗,尤其是在资源缺乏的地区。在资源缺乏的情况下,产后广泛使用注射性孕酮需进一步在此背景下考虑,因为一项在南非的安慰剂-对照试验发现,使用注射性孕酮会增加PND的风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chrane评价

 

引自:Molyneaux E, Howard LM, McGeown HR, Karia AM, Trevillion K. Antidepressant treatment for postnatal depression.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 2014, Issue 9. Art. No.: CD002018. DOI: 10.1002/14651858.CD002018.pub2.

 

摘要

 

背景

产后抑郁症是一种常见机体紊乱,会对孕产妇发病率、新生儿以及整个家庭造成短期和长期的负面影响。主要通过社会支持和心理干预进行治疗。尚不清楚抗抑郁药物对该疾病治疗是否是有效又安全的选择。该评价旨在评估不同种类抗抑郁药物的有效性,并与其他形式的治疗、安慰剂或常规治疗进行比较。该评价是对2001年首次发表的评价进行更新。

 

目的

通过与其他治疗措施(心理学、社会心理学或药理学)、安慰剂或常规疗法比较,评价抗抑郁药物治疗产后抑郁症的有效性。

 

检索方法

检索了截至2014年7月11日的所有Cochrane 抑郁、焦虑和神经症组的专业注册数据库(Cochrane Depression, Anxiety and Neurosis Group's Specialized Register,CCDANCTR)。该注册数据库包含了相关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报告,来自以下文献目录数据库:Cochrane 图书馆(全部年份)、MEDLINE (1950年至今)、EMBASE(1974年至今)和PsycINFO (1967年至今)。还检索了国际试验注册数据库,并联系了该领域的药物公司和专家们。

 

选择标准

纳入的RCTs是抑郁症发病在产后6个月内的女性,是将抗抑郁治疗(单独或另一疗法联合应用)与任何其他疗法、安慰剂或常规疗法进行比较。

 

数据收集和分析

两名评价作者独立地从试验报告中提取数据。尽可能地向相关研究者索要了缺失信息。搜集能进行意向治疗分析的数据。对于确定有充分可比研究的合并数据进行随机效应Meta分析。

 

主要结果

该评价中纳入了6项试验、596名参与者。所有研究均为随机对照平行试验设计,其中两项在英国进行,三项在美国,一项在以色列。应用Meta分析比较研究中抗抑郁药和安慰剂的应答率和缓解率。由于其他比较的数量较少,无法进行Meta分析。

 

有四项研究比较了SSRIs与安慰剂(两项使用舍曲林,一项使用帕罗西汀,一项使用佛西汀;共有233名参与者),其中两项研究的试验组和安慰剂组均同时接受了心理治疗。这些研究中的三项研究的合并风险比 (共146名参与者)显示,随机分配到SSRIs组的女性相较于安慰剂组,有更高的应答率和缓解率(应答率: RR 1.43, 95% CI 1.01~ 2.03;缓解率: RR 1.79, 95% CI 1.08~2.98);第四项研究没有报告应答率或缓解率的数据。

 

一项纳入了254名参与者的研究比较了抗抑郁药治疗和常规治疗(前四周),治疗结束后用电话进行随访。研究发现,在前四周治疗后,抗抑郁药物组比常规治疗组有更多的改善,但之后的电话随访并未发现抗抑郁药物组间及随访间存在差异;另外,一项研究比较曲舍林和去甲替林(一种三环类抗抑郁药),其有效性未见差异(109名参与者)。

 

相当比例的女性出现了副作用,但没有证据表明不同治疗措施间的副作用在数量上存在有意义的差异。由于没有长期随访,母乳喂养婴儿发生副作用的数据十分有限。除一项研究外,所有研究均被评估为存在较高或不确定的失访偏倚以及选择性结果报告风险,尤其是一项安慰剂对照研究的退出率达50%以上。

 

作者的结论

由于研究数量少,没有重要结局的信息,尤其是关于对儿童潜在影响方面的信息,因此该评价的证据基础非常有限。偏倚风险,例如参与者的高失访率及低代表性(如几项试验中排除了严重或慢性抑郁的女性)也限制了结论的作出。

 

应答率和缓解率的合并估计发现:与安慰剂相比,SSRIs对产后抑郁女性更加有效。然而,由于该比较的样本量较小(3项研究共146名参与者)、纳入研究存在偏倚风险、纳入的一项研究中两个研究组的所有参与者均额外接受了心理治疗,因此用于该比较的证据质量被评估为非常低。对于推断抗抑郁药物、心理学/社会心理学治疗是否有效、对哪些人更有效,或者是否一些种类的抗抑郁药物比其他种类的更有效、更容易被接纳,证据仍不充分。关于抗抑郁药物有益作用是否持续8周以上,或是否对母乳喂养婴儿存在短期或长期的负面影响,证据也不充分。

 

治疗产后患有严重抑郁妇女的专业人员需要获得有关证据,包括在一般成人人群中进行的试验,以及哺乳期抗抑郁药物的安全性观察性研究(尽管必须考虑非随机研究中的潜在混杂)。需要开展更多大样本量、长期随访的RCTs,包括评估对儿童的影响和母乳喂养的安全性。也需要进一步开展大规模试验以对抗抑郁药和其他可选择治疗方式进行比较。